恒达 迟早会和爱情相遇
发布时间:2020-05-31 10:37
 
  我常说,感情的事情是最没有道理可讲的,最后没走到一起只能归结为没有缘分。我和别的女人不同的地方,大概就是伤口愈合得比较快。我形容自己面对爱情时就像一头“小蛮牛”,永远使出浑身的力气去爱,从不给自己留后路。
  
  很多女人在经历过失败的恋情后,会变得胆怯和退缩。其实我认为不存在什么失败,毕竟你们相爱时留下了那么多美丽的回忆,这些东西并不会因为你们最终没走到一起而被抹杀。
  
  或者就是因为这样,我总以最开放的心态等待爱情的到来,不拒绝任何形式的相遇。平时和好朋友在一起,也会嘱咐他们:“帮我留心啊,有好男人介绍给我啊。”
  
  我和钟石的相遇,就得益于我开放的心态。这要从2006年说起了,当时我在拍摄电影《心中有鬼》,和导演滕华涛成为很好的朋友。有一次他问我:“奶茶,我觉得你这人真不错,身边怎么没有个男人呢?”我说:“你说得对呀!如果你遇到合适的人选,想着我点儿啊。”
  
  2010年的一天,滕华涛突然想到了钟石,觉得这个人很适合我。于是他先去问钟石,想不想找女朋友,钟石说想;他又来问我,我也说想。
  
  我和钟石见面那天,彼此都带了一堆朋友。一看见钟石高高大大、斯斯文文的样子,我就觉得很顺眼。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。没过几天,他就给我打电话,说他搞了一个摄影展,问我愿不愿意去看?我当然愿意,他就开车来接我,我们的恋情就这样开始了。
  
  交往了半年多,2011年8月8日,我们在北京领取了结婚证。
  
  单身生活过得好,
  
  才能和男朋友相处得好
  
  很多大龄女人常说:“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找一个人就是为了结婚。”我想,这也是许多“剩女”最感到困惑的问题—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,当然想赶紧套牢他。可是,也正是因为这种心态,让男人们觉得心里不踏实。
  
  我想她们一方面是因为年龄大了,担心夜长梦多;另一方面,单身生活过得太久了,想找个伴儿,进入二人世界。
  
  我没有这样的心态,大概在30多岁的时候,我有一阵子特别想结婚,但是过了35岁,结婚的念头就很淡了——反正急也没用,索性好好挑挑。慢慢地,我一个人可以去做很多事情:逛街、看电影、喝咖啡……有一天,我给自己煮了很好吃的牛肉面,配上新鲜的蔬菜,坐在阳光包围着的餐桌前细细品尝。我突然觉得,一个人的生活,真的也很不错。
  
  也许正是因为我将单身生活打理得很好,结婚的念头不是那么迫切,所以在和钟石恋爱之后,我给了他很大的空间——我不会一天给他打很多电话,不会像小女孩一样,凡事要他陪着我。
  
  排话剧《在西厢》时正巧是桑拿天,我中暑了,头晕得走不了路。剧组的人吓坏了,要叫救护车。我自己最镇定,让人扶着我到外面通风阴凉的地方,吃了一支冰棍,感觉就好多了。到了傍晚,钟石来看我,一个劲地责备我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。我说:“这样的小事,我自己就能处理好。”
  
  情人节到了,我告诉忙碌的他,我约了一个女朋友一起过节,所以他不用特地陪我,也不用给我送花。成熟的女人就是这样,更注重一份感情的内在品质,而不在意形式。这份大气和豁达,会让男人觉得很舒服。
  
  我的婚讯传出以后,很多朋友都说我的保密工作做得好,那么厉害的“狗仔”也没有拍到。其实,并不是我刻意保密,而是我们俩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。这样的距离恰到好处,也让一个男人觉得,和你在一起自由轻松,到最后想拴住我的人就变成他了,就像他向我求婚时说的那样:“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,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对你的牵挂;还有那种时刻有可能失去你的担心,因为我觉得你很享受单身生活,这真是太让我害怕了!”
  
  哈,男人就是这样——你黏着他,他就想办法要逃;你把自己的生活和心灵都打理好,不依赖他,他就会对你产生好奇,就想和你待在一起,就想和你结婚。
  
  丰富有趣的女人,最能吸引男人
  
  我曾经问过钟石:“第一次见到我是什么感觉?”他说:“一个穿着衬衫牛仔裤、拿着一个大相机东拍西拍的女孩子,我一看就喜欢了。”是的,钟石是一个狂热的摄影发烧友,恰好我也是。
  
  他和几个朋友搞了一个摄影论坛,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在那里。我们认识以后,我也会把我的作品放到那里,这样我们在一起就会有说不完的话,互相评价对方的作品。
  
  难得两人都有空时,我们会一人骑一辆单车,拿着相机钻北京的胡同小巷,像两个逃学的孩子,累了就坐在路边的咖啡店里歇一歇,饿了就在街头找一间小餐馆,点几个家常菜,要一瓶啤酒,边吃边喝,有滋有味。
  
  我们都喜欢阅读,平时买书时,会很自然地问对方有什么需要。我很喜欢听钟石那一口浓厚的京片子,就让他读书给我听。读到两个人都有触动的地方,我们就停下来,交流心里的感受……经常读着读着、说着说着,窗外的天空就黑了。看着窗外的灯一盏盏亮起来,我们真的有一种相依为命、地老天荒的感觉。
  
  很多女人可能会觉得,给一个男人做饭啊、洗衣服啊,会容易抓住他的心,但我觉得那些事情保姆能够做得更好。两个人生活在一起,更多的是寻找一种灵魂上的默契,你们的感情自然会水到渠成、修成正果。
  
  我和钟石说好了,婚后我决不会在家里做全职太太,还是照常唱歌、演戏,哪样也不耽误。我问他:“娶了一个很多爱好的老婆,你会不会觉得很亏啊?”他说:“就是因为你这么丰富、这么有趣,我才娶你的;如果把你娶回来,你就不干那些事了,只在家里给我洗衣做饭,我才觉得亏了呢。”